广州美术培训班祁海平的速写记忆

作者:寒阳画室时间:2018-07-16 11:38:13<!– 查看:1957次 –>

首页> 寒阳动态> 美术技巧 > 本页

. 隆林苗族(1981

图片1.jpg

那时都是自己带行李下乡,一次住在公社礼堂的仓库里,周围打扫干净,地上铺开行李,拉起蚊帐,挺有成就感!不料晚上被跳蚤咬的浑身是红疙瘩,白天走山路到各个寨子里去,边画边挠痒。后来我们回到县城,跳蚤们全都回去了,看来它们不愿离开当地。
每次下乡都会画满两三本速写,各种场景,尝试各种手法,遇到赶集人多热闹,坐下来用钢笔一个个人勾过去,组成一个大场面,更加过瘾。

图片2.jpg

    如今很少像过去那样画速写了,时间紧迫,设备先进,用照相机一拍就走人。以前几个同学合伙借来个照相机,黑白胶卷,但谁也不愿负责照相,觉得耽误自己画速写了,很吃亏。所以大家轮流背相机,看见好的镜头了拍一下就赶紧画画。
    临场写生伴随着观察,同时是在体验气息。我看过康斯泰博尔和透纳的速写本,许多关于云的记录,因为用心了,所以他们的油画才有那种逼真的气息。前不久去英国,感觉那云还是十九世纪的,跟他们的画一样。照片画多了,感觉平面化,越加不相信自己的记忆力和想象力。
    过去速写的作用很多,练基本功、记录生活、搜集素材等等,现在绘画观念已经改变,为自然写照的功能完全可以交给相机,速写还有多少作用?恐怕有一个功能是不能替代的,就是纯粹画画的快乐,所以现在有空我还是会勾几笔。
    忽然发现过去还是下了一些功夫的,拿出来权当是一种怀旧吧。


. 三江侗族三月三(1982

图片5.jpg

. 南丹瑶族(1984


上一篇:怎么样利用好下乡速写的机会? 下一篇:广州画室画画到了瓶颈期怎么办?